音樂與謊言

最近真的滿忙的,滿久沒發文章了先轉篇文章給大家看看,

等過幾天沒這麼忙的時候再貼些有趣的東西給大家看看,

以下轉貼姚謙(前台灣 EMI 及 VIRGIN 唱片公司總經理 , 現大陸橙天華音的總裁)的文章

主要說明了一寫目前台灣音樂界的一些問題…

原文在 音樂與謊言

==============================

  照理說自己的博客應該是用來與人分享日常生活的經驗與感想的,寫了好幾篇文章了,越寫越自在,沒 有剛開始的躊躇,我不在意閱讀量,倒是對回應我的人說的話都仔細一一看過,我還是覺得人們都是比較善良,即使我自己還不覺得自己寫的好,但是卻得到你們的 這些鼓勵,真是受之有愧。這感受如同我在面對喜歡音樂、喜歡流行音樂的群眾一樣,這二十年來我一直是覺得他們都是善良而熱情的,雖然因為唱片的產業漸漸沒 落,比較聽不到他們的回應,但是我知道喜歡音樂的人還是存在的,還是有著一群堅持著選擇他們喜歡的音樂的人們,他 們依舊相信音樂人也依然善良而熱情,然而唱片業者的態度呢?每想到這裏我心中就有著羞愧感,是我們辜負了聽音樂的人。這一年來,專心的製作著袁泉的專集, 雖然她跟我之前所合作的趙薇、劉若英、蕭亞軒不一樣,但我所投入的心血卻是完全一樣的,只是現在更多的思考著音樂市場劇烈的轉變。唱片這個載體,已經不在 是主要的載體了,但我相信“唱片就算死了,音樂仍會繼續活著”,因為我知道聽音樂的人還在,所以如何讓音樂到達聽音樂群眾的耳朵,是我不斷不斷在想著的問題。

   在袁泉的專集發行上,我思考著一些不一樣的方法,這兩個月一步一步的建構著再與聽音樂的群眾聯繫的管道。在這過程裏,我平心靜氣努力客觀的看著音樂大環 境,我也粗淺的有了一個結論,音樂與聽音樂的群眾失去聯繫最大的罪魁禍首因該是唱片業者的想法與態度。雖然還有很多的問題是來自於數位通路的快速興起,從 新架構這個平臺是複雜而又艱辛的,然而管道的開發只要有耐心,終究會找到一條合適的“道路”,但是最根本的問題還是傳遞音樂者也就是所謂唱片公司的態度。 賣唱片是不是還根深蒂固的成為唱片公司經營者唯一的思維?回顧這幾年唱片銷量每年以過百分之五十的下降,除了聽音樂者改用新的數位音樂器聽音樂外,其實還 有另外一個嚴重的原因存在著,述我直說,就是唱片業者“習慣性的說謊”。這讓我更誠實的面對這個問題,也更誠實的面對我自己,我完全能理解唱片業者說謊的 原因,說謊無非是爭取更多的媒體關注,的確那是達到了一些效果,但是當謊言的娛樂效果超過了音樂的本身,當唱片業者積年累月的習慣性說謊,最後自己都相信 了自己的謊言,而聽音樂的那群善良而熱情的人們呢?現實告訴我們,那些曾經相信過你的人,已選擇沉默的離開,那些面對唱片頹勢的從業者在挽留頹局的時候 只會黔驢技窮的更誇大的說謊,並且謊言越說越大,幾乎到毫不掩飾的地步了。臺灣有一個歷史悠久的唱片銷量排行榜,向來是很誠實的計算著銷量,因為它的排行榜在各個媒體包含大陸有許多的轉載,唱片公司看中它的宣傳力,這兩年來不停的有唱片業者自己買回 CD, 製造較好的排行榜成績,曾經排行榜主事者也發現這樣的跡象,試著把一次性大量購買者標上記號,然而這些記號在各個媒體轉載的時候卻都已省略。閱讀排行榜者 看到的只有排行榜本身的名次,甚至這排行榜在大陸媒體轉載也一直有人以榜單做為評論,在看不到事情的真相下撰寫著名次起落的原因。而通過網路四通八達的管 道,大量的複製轉述出去以訛傳訛離真實更遠,幾乎跟音樂已毫無關係了。更糟糕的是製造銷量排行榜的技術從幾個唱片公司已普及到大多數的唱片公司,這幾個月 大家都玩著同樣的遊戲,排行榜上幾乎都充滿著唱片公司自己買回自己的 CD 製 造好銷量的足跡,大家輪流著當著第一名,也許上周第九名,下周我買個幾千張就到了第一名,甚至故事發展到因為大家都在說謊,排行榜上異常的交易量標誌也被 消除了,有些做事有系統的唱片公司,乾脆直接提列出一個預算,以每週買多少個量能到第一名,一次就做出連買三四周的預算計畫,並且第一時間打探到競爭對手 本周購買的數量,加碼下注,唱片公司的倉庫裏堆積著自己買回來的 CD

從前唱片公司說的謊,不過是一萬張銷量說成是十萬張銷量,在記者會上自己慶功,自己頒獎給自己,另外把一千萬台幣的宣傳預算說成五千萬台幣宣傳預算敲鑼打鼓著,順帶把唱片前期遠征紐約、巴黎、埃及的作業,編個傳奇故事當宣傳素材錦上添花,現在更忙碌著把 CD 銷 量的一大半自己買回來,惡果越積越多,謊言越說越花,聽音樂的人真的會因為你說的謊而愛上你的音樂嗎?不!現實告訴我們只剩那些轉載的媒體和以榜單撰寫文 章的人照表抄課的轉述著,聽音樂的人早已厭倦這些謊言而離去,讓那些說謊的人自說自話演著唱片悲劇的最後一場戲給自己看。然而這一齣荒謬的戲,觀眾離開 了,還有誰勝利了呢?除了娛樂新聞上一篇一篇炒作的新聞,音樂反而沉默了,我們有多久沒有因為一首感人的歌曲,大家心領意會的傳唱著?有多久沒有因為一首 歌為一個時間留下共同的記憶?當在音樂外頭包裹著謊言,音樂自然變成陪葬品,什麼時候音樂能否再次流傳回到音樂本身,必須要從唱片公司不說謊開始,當唱片 公司繼續說著謊時,就不要推諉你受了多少盜版侵權的傷害。當你大部分精力都用在滿足媒體的宣傳,漠視著音樂的品質,當你為著各式各樣的排行榜花錢說謊和公 關的時候,你怎能聽的到那些愛音樂的人們搖頭歎息的聲音呢?在這謊言主導的時代,我看著有音樂才華的人一個一個轉行離去,我聽著一個一個優秀的歌手因為唱 片公司沒有充裕的宣傳預算,而對自己的音樂失去信心。我想起許多無辜的歌手因為唱片公司與經紀公司的謊言,羞愧的呆在家裏,不知如何面對群眾。我也知道許 多媒體朋友對於唱片公司與經紀人一波又一波的謊言而無可奈何著,雖然難過但是我還是願意樂觀的相信電影《侏羅紀公園》裏面的一句名言,“生命會自己找出它 的出路”,因為我已聽到像張懸和林偉哲這樣的音樂人寧可脫離說謊的主流,在網路或在校園一小步一小步面對愛音樂的人傳遞著自己的作品,音樂也會找到它自己的出路的,雖然唱片將亡。

我好奇的想問看到著篇文章的朋友們,你喜歡的歌與排行榜有關係嗎?